大暑小暑,淹死老鼠

小暑

近来雨水很大,自从来了上海,基本上每周末都有雨。虽是很喜欢下雨,但是雨水多了,排水系统不好,就成了灾,很多地方都发生了洪涝,出门要嘀嘀打船的节奏;也有很多地区河坝达到了警戒,自大学同学说,他们那边为了泄洪,炸掉了当地的大坝,这让我想起来平凡的世界里面炸坝场景;从此,同学记忆中的河水,也只能流淌在脑海里了~

从北京来上海一段日子了,感想很多,有的时候,会想写点东西出来,却是慵懒了许多,想说的话,都放在了心里~

想联系的人,…………

城市越大,寂寞也越大,想见的人都在一个城市,却迟迟不敢邀约,你在怕什么?

我想我是怕从寂寞中走出,再度走入吧~

19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